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臻宸 网站导航 穆斯林资讯 查看内容

李云飞解答: 如何理解伊斯兰世界

2016-8-5 05:32| 发布者: 臻宸| 查看: 171| 评论: 0

李云飞解答: 如何理解伊斯兰世界 为什么伊斯兰教的极端势力很多,甚至成了恐怖主义的代名词?伊斯兰教是否含有极端思想的根源?   1、为什么伊斯兰教的极端势力很多,甚至成了恐怖主义的代名词?这在所有宗教中尤其以伊斯兰教最为突出。   答复:今天人们看待伊斯兰,无论是溢美之词,还是谩骂与诋毁,都意味着伊斯兰已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人类热点问题。显然,这是任何宗教与文明都难以与之相提并论的。伊斯兰问题的根源错综而复杂,难以用三言两语概括。不过简而言之,当今伊斯兰问题主要表现在整个穆斯林世界对西方世俗文明的不妥协。两者的价值彼此对立,如女性问题,一方认为严谨的着装是美德,一方则以裸露为美。这种差异几乎难以调和,唯有彼此尊重,敬而远之,才是未来和睦相处之道。所以,西方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基地组织、哈马斯和敌视美国的伊朗,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文明。这个文明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并坚信这是来自造物主的真理,包含着生与死的全部意义。相比而言,整个世界都在丧失自我而西方化,昔日那些古老的文明体,所谓中华文明,所谓印度文明,早已名存实亡。即使是中国的执政党,其意识形态也是西方的。总之,今天的伊斯兰问题,主要表现在对西方世俗文明的拒斥,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冲突。   伊斯兰反对暴力,穆斯林也从未停止追求和平的步伐。我知道这种说辞在现实面前显得羸弱不堪,伊斯兰甚至已被外界描绘成一个崇尚暴力的邪恶宗教,但无论如何,和平仍是伊斯兰的名称和实质。在全球15亿穆斯林中,阿拉伯世界总人口为3亿,爆发战争的巴勒斯坦、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人口有五千多万,不及河南省一半的人口,所以说卷入暴力与冲突者仍为少数。全球有53个伊斯兰国家和2个伊斯兰地区,人口众多,民族复杂,各国政治党派彼此倾轧,社会动荡在所难免。这是二战后世界的格局所决定的,并非是伊斯兰使然。   当今穆斯林世界,其乱象主要表现在政治层面上。尤其是巴以问题,几乎成为一切动荡的因素。如中东战争,起于阿拉伯国家支持巴勒斯坦抗衡以色列的政治与军事运动。基地组织、911事件以及后来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均属于穆斯林世界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巴以问题上不问世界正义与人类良知对以色列的偏袒而爆发的冲突。自2010年以来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则意味着整个阿拉伯世界仍在为上个世纪西方的殖民所遗留的历史问题而挣扎。   《纽约时报》曾坦言:整个阿拉伯世界和大中东的政治布局,是西方殖民主义的遗留。这类似于我国晚晴时的半殖民化状态以及香港和澳门问题,所不同的是,中国经过近代的反清起义、军阀混战和国共战争已基本实现了政治自主;而阿拉伯民族却仍在为此而拼搏,并不断引发社会阵痛。在阿拉伯人争取民族解放和建立国家的斗争中,因其伊斯兰文明的宗教背景,使这些激烈的政治运动、战争行为和民族冲突,被错误地认为是由伊斯兰的宗教思想所引发的。我们不会把人类两次世界大战归罪于基督教的教义,因此我们也不能在阿拉伯世界的问题上来这样看待伊斯兰。   你或许认为伊斯兰的教义存在暴力倾向问题,也就是说伊斯兰本质上是崇尚暴力的,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解。伊斯兰反对暴力,但它同样反对压迫。《古兰经》说:“压迫是比杀戮更恶劣的”(2:217)。安拉允许那些遭受压迫的人可以为争取自由进行战争,但伊斯兰绝不崇尚战争。安拉在《古兰经》中曾反复告诫穆斯林,战争行为要适可而止,他不喜欢过分的人。   2.这是否有宗教上的根源?杀人上天堂,站在中国也好,世界上的很多宗教来看,都是要下地狱的。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伊斯兰教是否含有极端思想的根源。   答复:当我们在使用“极端”和“恐怖”时,必须明确这两个概念的含义。在中国古代,黄帝曾为国家的统治权与蚩尤战争。取得胜利后,活捉了蚩尤。蚩尤难免一死,但死法却是这样的:黄帝把蚩尤的皮剥下来,做成箭靶;把头发剪下来,织成旗帜;把胃掏出来,放进蹴鞠里当球踢;把骨肉剁烂,制成肉酱(见:《黄帝四经·正乱》)。在这种启蒙下,中国有了“抽肠”、“剥皮”、“凌迟”、“点天灯”、“下油锅”等酷刑。《左传》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岳飞说:“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此类恐怖行为和极端思想不胜枚举。这些是否可以看做是中国文化中的“极端”与“恐怖”,并以此来对整个中华文明下断语呢?我有一篇拙文:《“暴力”为何物——为我们的思考做一些纯概念的说明》,登载共识网,可资参考。   你所说的“杀人上天堂”,言下之意是说穆斯林的信仰及活着的价值就是去杀人。绝不会有一种宗教,以杀人为业,在人类社会中持续上千年,并拥有亿万人的信奉。绝对没有。近年来,有些反伊斯兰人士,从《古兰经》中断章取义,声称伊斯兰的教义怂恿穆斯林去杀害不信道的“卡菲尔”。还有一种阴谋论则认为,中国穆斯林表面上与不信道的中国人保持和睦,而实际上则是在积攒实力,伺机去杀死这些不信道者,并最终在中国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这种言论,太过极端。在穆斯林一千多年的历史中,从未发生过这类事情。穆斯林统治了伊拉克后,当地的基督教在穆斯林领袖的保护下继续存在了二百年后才自然消失。穆斯林控制了耶路撒冷后,哈里发欧麦尔签署法令,保护城内基督教、犹太教的教堂及教徒的财产,给与他们佩戴十字架和穿着宗教服装等自由,免征宗教神职人员的国家课税义务。这种宗教自由政策一直延续到欧洲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为止。   美国历史学家威尔·杜兰在其巨著《世界文明史》中说:“回教领域中的基督徒所享受到的宗教宽容,不是任何一个基督教君主根据回教徒在基督教国家中的情形所能梦想得到的。例如在士麦拿,回教徒有15座清真寺,基督徒有7座教堂,犹太教徒有7座聚会所。在土耳其及巴尔干诸国中,希腊东正教教堂由土耳其当局下令保护,禁止在他们礼拜时加以妨害。丕普斯(Pepys)认为大部分匈牙利人顺从土耳其人,是由于在鄂图曼(奥斯曼)统治下较在天主教诸帝统治下有更多的宗教自由。”   《古兰经》中的确存在要求穆斯林和“不信道者”斗争甚至是进行战争的经文,但“不信道者”这一概念在我们汉语语境中出现了严重的以文害意的问题。“不信道者”的阿拉伯文读作“卡菲尔”,其确切的意思是“伊斯兰的敌人”,而不是简单的不信伊斯兰教的人。不信伊斯兰教的人有另外一个概念,阿拉伯文读作“艾尔穆斯林”,即“非穆斯林”。教义学家认为,非穆斯林拥有受等待的信仰,是未来的穆斯林兄弟。在穆斯林的社会史上,先知穆罕默德曾在麦地那与非穆斯林群体订立多民族共存的《麦地那宪章》。当时的麦加古莱什人都是“卡菲尔”,是伊斯兰的敌人,然而当先知穆罕默德以优势兵力占领麦加后,他宽恕了所有的“卡菲尔”。关于这类伊斯兰历史,恕我不能在此逐一详解。   《古兰经》中说:“凡枉杀一人的,如杀害了全世界的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了众生。”(5:32)在伊斯兰这里,生命是受尊重的。或许今天某些置身于伊斯兰名下的政党、统治者和个人存在滥杀无辜的行为,但伊斯兰的这种尊重生命的精神是绝对不会因这些行为而消解的,罪行也必然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总之,伊斯兰这里绝没有你所说的“杀人上天堂”的理论。当然,伊斯兰存在为信仰牺牲的教义。凡为信仰献出生命者,可以进入天堂。这就是“舍西德”(牺牲)这一概念的含义。为了崇高的信仰而献身,不应当受到指责。孟子亦有“舍生取义”之思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مسجد

QQ|小黑屋|手机版|臻宸网    有事Q我

GMT+8, 2017-10-17 13:51 , Processed in 0.17069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