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臻宸 网站导航 穆斯林资讯 查看内容

分析中东问题与未来走势

2016-6-21 18:55| 发布者: 臻宸| 查看: 192| 评论: 0

分析中东问题与未来走势
摘要
就在近日美国通过了一个关于沙特的法案,之后又公布了沙特持有美国国债的的数量,美国为何会和沙特关系恶化,失去了沙特的美国又会如何看待中东,中东局势在未来又将如何前进,这一切似乎将牵动未来的中东局势,本篇文章就是试图对未来的中东局势进行一个深度的解读。
1 美国的中东转弯

1.1 美国与中东的联盟

美国与中东的联盟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想要搞清这一点就要大致的交代一下中东历史,中东在阿拉伯民族在摆脱了奥斯曼帝国的控制之后并未实现真正的独立,当时的欧洲势力在中东仍是一个强大的存在,随后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问题使得中东问题升级,然而当时的美国和苏联并非中东的霸主,如何使得欧洲势力退出中东是当时美国和苏联共同努力的一个目标,中东阿拉伯国家受纳赛尔的泛阿拉伯主义[1]思想影响之下开始了持续的中东战争。



虽然中东势力一次又一次的输掉了中东战争,但是中东的形式正在悄然的改变,最大的变化及就是美国的立场,美国从扶持以色列转向阿拉伯世界,随着石油的地位上升,如何与阿拉伯国家交往成为了美国的关键一点,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纳赛尔的接替者萨达特[2]发动了战争,在笔者看来萨达特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是因为美国改变了对中东的立场,虽然在战争中美国快速的援助了以色列,但是在战争之后以色列被迫签署了《戴维营协议》[3],根据条约规定以色列只能放弃已经攻下的西奈半岛,这使得埃及重新获得了西奈半岛。


随着这种战略的调整,阿拉伯世界开始与美国走近,之后萨达特被刺杀埃及在阿拉伯世界中的地位下降,另一个人替代了他,这就是伊拉克的萨达姆,萨达姆与美国的合作使得他成为中东阿拉伯势力第二次想要进行扩张的人物,伊拉克与伊朗进行了旷日持久的两伊战争,最终造成伊拉克经济困难,伊拉克开始侵略科威特,美国转而又攻打伊拉克。取得了对中东的控制力上升,但是有一个根本的问题是美国很难转变的问题,那就是该如何看待美国的行动。

1.2 美国与中东关系的疏离

美国虽然在中东扶持了一个又一个的强者,可反过来说强人又不会久居人下,这是造成萨达姆和美国最终翻脸的根本原因,虽然美国通过两次对伊拉克的战争打败了萨达姆,并最终抓住了萨达姆,但是美国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只是维持了其在中东的地位,却不能创造更多新的影响,并且讽刺的是一开始对美军欢呼的伊拉克人民却想着让他们离开。

美国于是被迫将重心放在了另一个盟友身上,这就是沙特。可以看到的是长久以来沙特与美国的关系可以说是非常紧密的,然而用时下流行的话语来说:“友谊的小船总是说翻就翻。”沙特为什么会和美国关系走差?这种迹象在最近因为一个问题引发了出来,一份关于“9·11”事件的秘密调查文件要被公布于世,媒体认为这是对沙特“涉恐”的指责,而沙特随后威胁美国说自己要抛弃数千亿美元的债券,但是就在近日美国公布了沙特真正拥有的量,只有1168亿美元国债[4]。

似乎在这件问题上双方杠上了劲,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问题呢?美国不是和沙特保持着长期紧密的关系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这是因为美国的政策从本质上看已经到了一个需要调整的阶段。

2石油战略的调整

2.1 美元与石油战略

曾经有人说:“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世界”。面对如此豪言笔者是并不同意的,这就是因为“控制”这个词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非绝对,人、势力、国家之所以受到控制,是一种主动或者被动的选择,主动的选择是因为被控制可以获得好处,比如沙特,沙特帮助美国攻打伊拉克提供了大量的辅助,这使得如果伊拉克被打败那么沙特就能从中收益一些好处,而被动的关系是指因为在巨大压力面前只能无奈的选择屈服,但是本质上说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对于自己利益得失的计算,而想要维持这个状态是需要付出成本的。



所以美国从石油战略中获得多少和付出多少就是他面对这个策略进行调整的关键,美国通过和阿拉伯世界形成联盟关系,使得美元与大宗商品和能源产品进行美元交易,让定价权和交易的主动权落在了美国手里,这是美国获得的利益,可是并不像一些阴谋论者叙述的是,美国是一个战无不胜的国家,甚至这些手段到达了手眼通天的程度。
这样看待问题则很容易出现问题,在笔者看来美国在石油策略中确实取得了好处,使得美元贸易网络形成,让美国成为第一类的调配国,他通过美元与贸易的挂钩将第二类的制造国和第三类的资源国之间的贸易进行调整,通过钱的流动使得自己从中大幅度获利,这就是美国的策略成功之处,但是要看到的是,这之中有两个根本的本质在起变化。

第一个是收支问题,第二个就是美国无法控制资本资产化。

2.2 美国策略变化的本质

美国并没有阴谋论者那么强大,他强大的理由在于之前他的收支平衡处于良性,使得他的收入较大,支出较少,形成了大量的社会资源流入,这些社会资源流入使得他有能力调配这些资源去往其他地方,形成对其他国家的一些优势,所以看起来美国非常强悍似乎无所不能。但是他的收支平衡本质再起变化,变化的根本方向是收入减少,支出增大。

要看到的是美国在取得了中东的优势地位和苏东剧变后取得全球的霸主地位后,美国的势力在1991年之后开始逐渐达到顶峰,形成了美国霸权,可是问题也同样来自于此,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扩张的历史,然而只要细看这部历史你就会发现每当美国陷入扩张的缓慢期后美国就会发生大的严重问题,比如西部扩张到达极限后美国发生南北战争。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世界进入一个平静期,美国扩张减弱后发生了经济大萧条等,那么为什么是如此呢?这就是因为美国并没有真正的能力保持收支平衡。

       美国通过扩张获得新的社会资源流入,然后将社会资源用于解决社会矛盾和发起新的扩张,这样形成了一个趋势,这个趋势使得美国不停的强大直至1991年后,但是问题在于当美国到达了顶峰的时候,他的扩张趋势表面上是持续的,美国似乎还在不停的发动战争,可是这些战争的目的根本改变了,从“扩张”转为“维持”美国的地位,这样一来美国的收支平衡开始逆转,收入逐渐减少,而支出增大,这个趋势使得美国开始大量举债。

当美国处于收支的上升期时,石油战略为其带来了大量利益,但是现在的美国石油战略已经处于一个衰减期,维持长期的中东存在已经成了负担,表面上看与沙特的关系非常良好,但是这种关系本质需要美国不停的付出大量社会资源,这是他们交恶的本质,对美国来说已经需要新的策略来改变问题的走向。

2.3 资本资产化的发展原因

如果问资本资产化是什么的话,那么在笔者看来资本主义是一场资产资本化的运动,然而这个运动的结果并不是资本主义实现为结束,相反是以资本资产化的方式为目标发展的,因为资本到底是处于升值还是贬值是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如果美元能够有大量的资本保持流入,那么美国的资产就是在升值的过程,相反如果资本流出美国,那么资产就会出现一个贬值的过程,而对于资本族权来说,资本的快速变动是一个非常值得担心的问题,并且大企业与巨大的势力他们手中大量的资本会遇到一个尴尬的无处可用的问题,所以他们往往会选择资产化的道路,因为将资本资产化可以有效的防止他们的资本因快速贬值变得一文不值。


这使得美国的资本资产化趋势正处于一个加速的过程,这就是因为美国的支出在增大收入在减少,而这种情况只能加速这个过程,这个过程又会使得资本对安全的担忧,进而更加的渴望资产化,美国贫富差距快速增大的本质就是如此,欧洲的国家之前都遇到这个问题,西班牙快速的负债使得它快速衰落,荷兰的郁金香事件让人疯狂,法国的宫廷奢豪催生法国大革命,沙俄亚历山大二世的改革让尼古拉二世最终灭亡,英国的债务让日不落帝国变得只能偃旗息鼓。

从本质上说资本资产化是大国的兴衰的关键,并且欧洲所谓朝向资产资本化发展的运动国家最终都没能跨过这个问题,这就是因为资产资本化的改革虽然能使得资本快速聚集,并形成大城市化和资本的聚集,产生了工业革命。但是资本的聚集却最终造成资本对于未来安全的担忧,反而走向资本资产化,而这些欧美国家的制度和文化都是族权思想,虽然善于如何聚钱却不能将钱真正的散出去,导致大城市化运动难以逆转,最终资本资产化逼迫他们衰落。
3 中东未来的可能走向

3.1 中东的混沌期

那么中东的发展将会朝向何处呢?在笔者看来中东的争斗进入了一个混沌期,这个混沌的原因是中东的三个大的伊斯兰势力如:沙特、伊朗、土耳其。他们都有自己的优势比如沙特是现在阿拉伯世界中较为强大的势力,伊朗曾经是中东大国并且解除了经济的封锁未来可能有不错的发展空间,土耳其时常鼓吹自己是突厥系的强大国家。

      但是这三个国家都有本质的劣势,土耳其和伊朗虽然是中东大国,也同以伊斯兰教为主,虽然在中东没有宗教上的大冲突,可土耳其是突厥、伊朗是波斯的后裔,使得他们如何调整对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成为关键,沙特虽然是阿拉伯世界中的强大的国家,可是他的国家还处于君主制,如何实现对阿拉伯世界的控制是一个问题,并且两个国家非常尴尬的横亘在了他们中间。

这就是伊拉克与叙利亚的地缘位置。

对伊朗来说虽然他们和伊拉克和叙利亚都是什叶派的国家,但是如果伊朗开始对外的扩张,伊拉克和叙利亚都是阿拉伯世界的国家,在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矛盾如何游说将成为伊朗的难题,而这个问题对沙特来说同样存在,沙特虽然是阿拉伯国家,可是他是逊尼派国家,如何对什叶派的伊拉克与叙利亚进行游说工作将决定他未来的方向。对土耳其来说矛盾则更加复杂。

总体看来他们虽然都具有一定争夺中东地位的优势,但同时这些优势也成为他们的劣势,中东的国家现在正处于一个巧妙的平衡当中,如何改变这个平衡局势对各方来说都非常困难,然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难题,那就是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3.2 对于未来中东策略的分析



       笔者在几年前,当普京进行选举的时候,将目光投在了梅德韦杰夫身上,虽然最终普京当选,但是笔者为何将视线投入在梅德韦杰夫身上呢?这就是因为普京虽然顺利的当选,但是他的政策如果不进行调整,不能改善与欧洲的关系,那么他就只能选择进入中东掌控能源控制权,所以如果梅德韦杰夫当选,就能让俄国有一个别的选择,现在的普京似乎正在失去选择。

因石油价格高涨的普京放下豪言壮语将会还一个强大的俄国,但是现在看来他正在遭受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他没能改变俄国的产业格局造成的,所以俄国加强了介入中东的问题,而从一个大角度身上看这个问题,美国的策略也会发生改变。

当初伊朗和美国剑拔弩张,为什么伊朗和美国都突然改变了策略呢?这就是因为对伊朗来说不想被俄国控制所致,伊朗想要争夺中东的地位,但是如何他与美国真的走向战争,最终只能更依赖于俄国,对美国来说与伊朗进行战争则需要自己再付出巨大的代价,并且即便取得胜利得到的也只是维持自己的地位。

美国如果继续这样的行动就会造成自己的收支进一步恶化,那么美国能不能放弃中东的石油呢?在笔者看来当然是可以的,表面上美国放弃中东的控制会让自己失去对能源的控制,导致美元网络瓦解,但是对美国来说自己收支已经恶化,并且资本资产化的倾向已经非常严重,对他来说如何选择一个策略使得自己安稳的转变自己的策略才是对他更有益的地方。

在笔者看来美国并不是不会对“控制”中东进行解绑,所以才会和伊朗形成和议,这样一来自己在中东的威胁减弱,伊朗也减弱了被俄国的控制,但是造成沙特与自己关系的交恶也是难免,但美国的重心已经发生变化才是关键。

结论

“控制”是一个交易的产物,当美国控制中东的时候,与其说是别人屈服于他,不如说是他也给了很多人利益,使得被控制成为了一个选择,那么当控制成了美国自身的负担时候,寻找新的出路和办法,将是美国发展自己的关键。而如果始终认为美国是手眼通天的国家,就没有看到强大的大国本质上也存在一道关口,这个关口就是资本资产化。

对美国来说,这道难题才是他真正的难题。


注释:

[1]泛阿拉伯主义:1952年7月革命以后。纳赛尔撰写了《革命哲学》一书、阐述了他的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想体系。进行一场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暴君的“政治革命”,从暴君和驻扎在祖国领土上的外国军队手中,夺回自己管理自己的权利。并开展阿拉伯民族解放运动,并提出了6项主张:消灭帝国主义;消灭封建主义;消灭外国垄断资本对政府的控制;建立一支强大的国家军队;建立社会公正;建立健全的民主生活。
 
[2]萨达特:穆罕默德·安瓦尔·萨达特(1918.12.25—1981.10.06),埃及前总统(1970—1981在任)。生于尼罗河三角洲的米努夫省迈特阿布库姆村,1936年,萨达特考入了埃及皇家军事学院,参加了“青年埃及党”,1952年埃及七月革命时代,萨达特代表自由军官组织发表了推翻法鲁克王朝的第一个声明。此后任革命指导委员会委员和前总统纳吉布的政治顾问。1973年领导埃及人民进行了第四次中东战争,并在外交上推行“积极中立”、“不结盟政策”,与以色列积极谈判用和平手段收复失地。1979年3月签署《埃以和约》,结束了两国之间历时三十年之久的战争状态。1981年10月在阅兵式上遇刺身亡。
 
[3]《戴维营协议》:1978年9月17日在美国华盛顿签署,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邀请,美国卡特、埃及萨达特、以色列贝京三方在美国总统休养地戴维营举行了12天的最高级会议。在9月17日埃以双方签署了《关于实现中东和平的纲要》和《关于签订一项埃及同以色列之间的和平条约的纲要》两份文件,合称戴维营协议,在关于签订一项埃及同以色列之间的和平条约的纲要》中规定:西奈半岛归还埃及;埃及、以色列在本纲要签字后3个月内举行谈判并缔结和约;在缔结和约后3~9个月内,以军从西奈半岛部分地区撤出,埃及、以色列建立正常外交关系;和约签订后2~3年内,以色列军队完全撤出西奈半岛;以色列船只可在苏伊士运河、蒂朗海峡和亚喀巴湾自由航行。纲要还对埃及在西奈的驻军人数、位置作了限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مسجد

QQ|小黑屋|手机版|臻宸网    有事Q我

GMT+8, 2017-10-17 13:50 , Processed in 0.15851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