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臻宸 网站导航 穆斯林资讯 查看内容

和平对话是人类共存的永恒主题

2016-5-4 22:01| 发布者: 臻宸| 查看: 213| 评论: 0

和平对话是人类共存的永恒主题杨茂平
         和平和谐稳定的社会局面是人类普遍的追求,是人类历史健康发展的永恒主题。 实现社会和谐,建设美好社会,是世界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各大宗教孜孜以求的共同社会理想。可时至今天,阿拉伯之春、各种绚丽的颜色革命战波及到的国家,其人民仍不能如愿以偿,美好愿望一再落空,美好幸福的生活遥遥无期,究其因,与个别国家无节制霸道、强权的政治思想有关,和他们一再二,二再三的振臂高呼〞文明冲突”、〞宗教冲突”、〞为民主而战”、〞为自由而斗”等尖酸刻薄的言辞刺激另一方有关。以行动为世界和平之路设置障碍,为和谐社会制造         “火药味特浓”的气场。对此,各国都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旗帜鲜明,针锋相对的阐明自己的立场。文明的差异和融合犹如一硬币两个方面,为一个完整自我而共存,有别的政治制度,文明差异不意味着人类必将进入这种客观现实基础的冲突时代。
多姿多彩和平的和谐社会是人类共同的憧憬
        面对21世纪的全球经济一体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元化、信息复杂化,人类 社会交往的范围和领域日益扩大,不断加强与各个国家、民族间的交流和理解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仍存有许多分歧和怨恨,政治、经济、民族、宗教的冲突时有发生。世界并不平静,人间仍缺少爱。为扭转这种局面,当务之急的首要任务是提倡互相尊重,互相理解、彼此对话、共同合作。亨廷顿提出〞文明冲突论”、〞宗教冲突论”的论调为解决现实问题加重了筹码,为意识形态的敌对买下了伏笔。各国的许多专家学者和思想家对这种“冲突”学说发出了不同回音,同时,更多的学者和有识之士站在人类多元文明共存的高度,进行理性和深层次的思考,提出各种文明和文化之间进行对话,以实现人类文明多元契合,和谐共存的发展前景。这一主张在“全球化”汹涌而至的今天,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呼应和支持。联合国也将2001年定为人类“文明对话年”,自然就有了不同寻常的划时代意义。        借文明冲突发动战争只能给人类带来灾难、恐慌不安,而和平对话是人类美满幸福的生活源泉,这乃无可厚非的事实。弗罗母《爱的艺术》后记中对世界前景作了这样的叙述:“我们面临着人类将和谐地生活在一起的新景象,面临着历史将赋予人类前所未有的而丰富多彩的品格和尊严的新景象”、“在加深和强化人类宇宙联系的同时,那种明显且连续的创造过程的核心使人类恢复到和睦共处,人人平等的状态,而这个世界的时代将从创造过程中诞生。”这反映了人类对世界安宁向往的追求,而历史也正赋予人类获得这种和平的可能和权利,和平需要在创造中产生,24届奥运会唱出了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心声:“创造了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把彼此的心灵开放,冲破一切障碍之墙,美好的未来地久天长”。可人类社会的现实确事与愿违,当代国际体系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文明或文化的多样化,这使得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成为当今国际关系中的重要内容,这也是我们判断国际形势的另外一个重要层面。        当今世界存在着不同文明之间和平共处、共同繁荣,甚至相互融合情况。如东南亚地区多种文明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居民在该地区已经持续共存在了很长时间,这种共存共融的局面今后还将持续下去。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西方文明作为当前世界的强势文明,那种前卫意识,价值取向、生活方式、强硬思维模式、追求目标正对其它故有传统文明构成了很大的冲击。“如何保持自己的文化传统和国际社会的多样化,是对非西方文明国家的一个巨大的挑战。”但美国政府护国为民的方法不能以颠覆他国、殖民侵略别国、丧失传统美德,丢掉建国以来恪守的“金规则”为代价。孙中山站在中国人的立场,表达了中国人对和平的向往:“中国人几千年来酷爱和平,都是出于天性,说道和平的道德,更是我们民族的精神”、“人类的人格既好,社会当然进步,我们要人类进步,是在造就高尚人格。我们要造就一个国家,便先要人人有好人格。要正本清源,自根本上做工夫,便是在改良人格救国”。
走出对伊斯兰文明思想认识上的误区
        伊斯兰文明绝非产生恐怖主义思想的巢穴,它曾经创造了长大500年左右的辉煌历史。在那些世纪,它沟通和繁荣了东西方两大文明,为世界文明史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如一位美国伊斯兰问题专家所说的,当时一个人如果不懂阿拉伯语就不能说是真正有学识;世界上最具创造性和进取性的精英们都自愿传承和保持这种文明;如果公元1000年设有诺贝尔奖,那些奖项几乎全部要归穆斯林所拥有。如果说历史上西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统治是导致恐怖主义的重要原因,那么,当今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不平等,全球进程造成的恶性冲击和富者对穷者的残酷掠夺,以及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的四处肆虐,是激起民粹极端主义暴力恐怖活动的根本原因,而非宗教分歧,更非文明冲突。美国伊斯兰问题专家阿克巴•阿梅德对此批评到:“评论伊斯兰的人突然遍布媒体,他们的很多看法都是有偏见的,而且被敌意地伪装为严肃的评论;他们把伊斯兰教当作恐怖主义的宗教和西方在文明冲突中面临的主要威胁来谈论。”⑥伊斯兰文明真的同西方文明不共戴天吗?按汤因比的说法,人类存在过21种文明,现在世界上也还有七八种文明。文明之间真的不能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吗?我是不赞成“文明冲突论”的。依我看,文明之间发生差异,但并不存在对抗性的冲突。如果承认有这种对抗,就等于承认文明之间有高下优劣之分,就会造成人类种族、宗教和文明的仇恨和战争,世界便无安宁之日了。        伊斯兰文明经历大包容大融合兼收并蓄的过程是突现其底蕴的表现形式。斯塔夫里阿诺斯说:“伊斯兰文明在征服后几个世纪中,逐渐发展成为一种带有基督教、犹太教、锁罗亚斯德教和阿拉伯宗教的成分,带有希腊、罗马、波斯—美索不达米亚的行政、文化和科学成分的综合体。因此,它不仅是古代各种文化的拼凑,而是原有文明新的综合。”“在庞大的穆斯林世界里,土生土长的希腊人、罗马人、伊朗人、闪米特人以及埃及人的各自传统,非但未被湮灭,反而溶汇成一种综合的伊斯兰文明”。德国古典哲学家赫尔德说:“要尊重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亚洲人民”、“在分析中世纪的世界文明时,若不考察东方各民族,尤其是阿拉伯人在这个时期所作的独特贡献,那么这种分析就是不充分的了”、“若是没有阿拉伯人,那就不会有赫尔伯特,大阿尔伯特、阿尔诺德、维兰诺瓦、罗杰尔、培根、菜蔓、卢利”。        尼克松对伊斯兰文明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当欧洲还处于中世纪蒙昧状态的时候,伊斯兰文明正经历着他的黄金时期,几乎所有领域里关键性时进展都是穆斯林在这个时期取得的。当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伟人们把知识的边界往前开拓的时候,他们之所以眼光看得更远,是因为他们站在穆斯林世界巨人的肩膀上。”⑾具有宽视野发展眼光的孔汉思把文明衔接的触角伸到宗教领域的思想认识值得肯定:“没有各宗教之间的互相了解,国与国之间则很难互相了解;没有各宗教之间的对话与沟通,诸教之间则很难达到和平与友好;而诸教之间若不能和平相处,诸国之间亦不可能和平相处或安全共存。”⑿联合国秘书长科非•安南也特别希望“世界著名宗教精神领袖联合起来呼吁和平,将促进千年的和平前景”。        反观现状,近几十年来,阿拉伯民族思想的高涨、狂热与外部力量压制是分不开的。侵略者应对压迫民族这份情绪不可忽视、轻蔑、低估,齐思和警告说:“民族意识内因来自共同的历史背景,共同迫害的经历和共同光荣、耻辱的记忆,外因来自受到外部势力的压迫,从而促进了内部的团结,民族意识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形成的。这种民族意识才能高涨。”⒁向这股力量的挑战者万不可冷对这种泰山压顶、翻江倒海般的强劲势头。        冷战以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穆斯林世界的独立和伊斯兰复兴运动不能容忍,特别近几十年,干涉不断,战乱不停,制造了许多动荡不安的国家和地区。这些都是新老殖民主义二百年来榨干油水的贫困地方,一旦发生了内战或外国入侵,西方经济制裁或政府为他们服务,当地人就难以生存,发生逃亡和迁移,远走他乡,寻求谋生机遇。根据联合国的救济总暑的统计,至少有4000万人,从22个穆斯林国家流亡世界各国,特别是西方国家,求生存。一再强调“人权、民主、自由、平等”的有良性、有良知、有良心的超级大国家,为伤痕累累的人类社会,作点扎扎实实、有目共睹的有益之事!与其所倡导的精神,名副其实的接轨!
意识形态的上霸道比“霸道”本身更可怕
        追求霸权,领导世界干涉别国内政可以说美国政府一贯伎俩。美国谋求世界主导性霸权思维,不仅是处于“天定命运”的“使命感”的驱使,更有强悍的综合力量为后盾。“上帝选民”的观念就深入了美国人的灵魂,以此为中心,形成了广泛接受的关于美国世界作用的看法,它将领导世界各地的人民向往美国模式,并最终采取美国的价值观念和体系。亨廷顿的话说得更彻底、露骨:“美国是世界上唯一在力量的各个领域—经济、军事、外交、意识形态、技术和文化方面都具有主导地位的国家。”再把耶鲁大学教授保罗•肯尼迪的一段话用到这里也许再恰当不过了:“对一些美国人而言,今天的现实只有一个,美利坚和众国是当今谁也无法挑战的世界第一,其他所有美国以外的世界力量,欧洲、俄罗斯、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等,只有接受这种现实的份儿,他们的任何抱怨都徒劳无益,犹如风中呼啸而过的一声口哨。”        美国的强大魔力和霸道意志在系列战争中可见一斑。种族歧视、侵略别国、践踏人权、残害生命、虐待战俘、干涉别国内政、挑起地区和平等勾当人人皆知,如,对巨济岛上中、朝战俘的暴行及屠杀越南美莱村平民百姓等多种残酷手段天下皆知。这种意识形态现继续扎根于美国某些政客的心灵,语言失范的特朗普就是一位杰出的代表。还有如“9.11事件”后,布什大言不惭说什么“发动一场现代化的十字军东征”的杀人名言,惊动了不少国家的人民,震惊了许多有良知人士的再思考……        让我们再回顾十字军东征那段黑暗的侵略历史,布什潜意识的心态昭然若揭,其狰狞的面孔跃然纸上。        公元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在 法国南部克莱蒙地方,召集了一个宗教大会,鼓动基督教徒起来消灭东方穆斯林。当十字军攻打到麦乐赖城后,将当地穆斯林全部杀光,虽藏身礼拜寺和地窖里面的亦不免受害,残遭杀害者不下10万人。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实行屠城,全部穆斯林惨遭杀害,其中包括宗教领袖、学者以及修功办道的“瓦林”(waly“善人”),气急败坏的他们还把身藏于屋顶和高塔的穆斯林统统投入火坑,又在全城搜索,把藏匿在礼拜堂或地窖中者,骗到广场一举歼灭,一致死尸堆积如山。这种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继续了一礼拜后,耶城血流成河。骑马经过时,鲜血没过马蹄。十字军每在叙利亚占领一地,必屠其民,的黎波里城图书馆的书籍被焚10万卷。⒅        这只是十字军罪恶行经的冰山一角,大海一滴。时至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21世纪,布什扬言有要发动一场新十字军侵略战争,其嗜血的红眼病有棱有角的发凶光,当然后果是以牺牲无辜的贫民百姓生命为代价。从中可看出强国对别国的态度:“在国与国的关系问题上西方强权国信奉‘弱肉强食’‘你死我活’的野生动物的生存法则,但这个法则的现实意义不能全盘否认,可坚持这‘金法则’的国家,都曾经一度自甘背离人类文明的进程,而美国的表现尤为突出”。        南京大学时殷弘教授在《西方对非西方:当今美国对华态度的根本原因》一文写到这样令我们深思的话:“美国不喜欢任何一个真正富强、不肯惟命是从的非西方大国。也就是说,这里除了意识形态、地缘政治、经济利益等原因外,还有文化心理和种族心理方面的原因。除19世纪20年代西方曾接纳日本为列强之一,试图与之共掌世界权柄以外,西方世界可以说从未具备过真正容纳一个非西方强国的经历和经验。西方对俄罗斯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即使从亚洲人的角度看,俄国在宗教、文化种族方面仍属于西方”。        为了人类的社会和谐,世界和平,人民平安生活下去,美国应起带头羊作用,不要再以“人权、自由、民主、平等”为幌子为攻打别国的借口,“文明冲突论”只能使世界发展趋势更加复杂化,矛盾急剧升级化,对全球局势稳定格局有百害无一利。“文明冲突论”一文提出,未来世界将从以往的政治、军事冲突和对抗转向文明冲突和对抗,其中还特别提到了宗教冲突和对抗,在国际理论和思想界引起轩然大波。许多宗教界理论家和思想家对这种“冲突”只说持截然相反的态度。例如,德国天主教哲学家毕塞尔就提出了基督教与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展开积极对话的观点,而在亨廷顿眼中,这两种宗教正是与基督教展开竞争和对抗的主要对手。        让我们还是回到巴黎召开的“世界宗教、人权与世界和平”会议中去,达到“通过宗教和平达到世界和平”的目的。诸多国家主张“和平”,奉行“文明对话”的金规则,而我们往后的奋斗目标,下段话似乎有答案:“美国目前独步天下,但并意味着它将是一个千年帝国,要终结美帝国梦,靠的将是实力,而不是情绪。正义要靠争取而不是恩赐来获得和维持,如果我们还得不到的话,那就埋头苦干,追求将来吧”。
来源:
《我们》杂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مسجد

QQ|小黑屋|手机版|臻宸网    有事Q我

GMT+8, 2017-10-17 13:51 , Processed in 0.1190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